• 中超亚冠参赛队伍滞留多哈存风险 多方积极协调回国事宜
    新华社北京12月10日电 题:中超亚冠参赛队伍滞留多哈存风险 多方积极协调回国事宜新华社记者在卡塔尔多哈举行的2020年亚冠联赛中,中超俱乐部上海申花、广州恒大、上海上港分别于12月3日、4日和7日被淘汰出局。受多重因素影响,3家俱乐部目前仍滞留多哈难以回国。有多名球员通过社交媒体表达忧虑,引发网络关注。而在10日刚刚结束的亚冠四分之一决赛中,北京国安0:2输给蔚山现代,也将面临回国的问题。新华社记者对中国足协和各俱乐部进行了采访。据介绍,各俱乐部的回国航线申请仍在等待审批,但继续滞留会带来支出增长、防疫压力变大、影响国家队备战等多重问题。目前,中国足协和各俱乐部正在与相关部门积极协调,已取得一定进展,争取早日解决问题。回国航线申请仍在等待审批据记者从中国足协了解,各俱乐部已陆续按照现行防疫政策规定开启回国航线申请工作,目前仍在履行审批程序。中国足协表示,足协专程派出前方工作组,一直与中超参赛俱乐部、亚足联、当地组委会、当地防疫部门、航空公司以及国内相关部门保持密切沟通,做出了诸多努力。“与出国航线申请不同,各俱乐部结束比赛的日期受比赛进程影响,因此回国日期无法提前确定。俱乐部只有在比赛全部结束时才能提出申请,而申请的审批需要一定的流程和时间。”中国足协相关负责人说。相关俱乐部工作人员表示,俱乐部服从国家防疫政策大局,愿意全力配合相关部门的工作。俱乐部和中国足协前方工作组都为协调此事付出巨大努力,不过目前尚未收到最终回复。滞留带来多重风险据介绍,亚冠球队出局之后,亚足联就不再承担后续产生的食宿费用,各俱乐部需自行支付酒店费用,平均下来每天会产生超过10万元人民币的费用。据统计,3家俱乐部滞留所产生的总费用已超过100万元。随着国安在10日晚的亚冠联赛中被淘汰,4支中超球队全部出局,下榻的酒店将在48小时内解除防疫措施,酒店将恢复对外营业。各俱乐部负责人均担心,4支球队近200人的团队将因此面临巨大的防疫风险,届时回国难度将增大。对于没有比赛的队伍,亚足联不再提供训练场所,球员只能在酒店房间消磨时光。恒大多名球员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急切想要回国的愿望。据球队相关人士介绍,目前球队共有59人滞留多哈,这一年反复隔离比赛,球员和教练厌战情绪严重,心理状态不佳。有工作人员表示,参加亚冠的各俱乐部均有多名国脚。为备战明年3月的世界杯预选赛,国家队很可能将在1月、2月进行集训。如果国脚们继续滞留,再加上回国后的14天隔离,可能会对国家队备战造成一定影响。据介绍,申花队外援金信煜、莫雷诺以及其他俱乐部的部分外籍球员、工作人员因家属在国内,需要同大部队一起返回中国,也都希望尽快与家人团聚。多方正在积极协调中国足协相关负责人表示,足协一直在追踪各俱乐部的航线申请审批程序,同时积极和相关部门协调加快相关流程。“在多方努力下,目前航线批复工作已取得了很大进展,中国足协会尽力推动各俱乐部早日回国。”该负责人表示。另据中国足协前方工作组介绍,工作组会保证俱乐部在滞留期间的后勤,同时继续做好各项防疫工作。工作组每天都会和俱乐部保持沟通,解释进展情况,安抚俱乐部情绪。恒大方面表示,俱乐部理解球员们的心情,最担心的还是没办法尽快回国,俱乐部也在和各方保持沟通。申花工作人员说,俱乐部与足协前方工作组沟通顺畅。俱乐部已经按要求做好了随时回国的防疫准备。此外,俱乐部管理层一直在努力安抚球员情绪,积极减压,调节球队氛围,并有针对性地找球员谈话。在国内的工作人员会尽可能地安排好外援家属的生活,解决其后顾之忧。“感谢中国足协工作组相关人员付出的努力。虽说我们都回家心切,但我们也理解此事在沟通过程中会遇到的一些困难,我们目前要做的是全力配合协会工作组,耐心等待国内相关部门对此事的批复。希望通过大家共同的努力,能够一起将此事尽快、妥善地解决好。”上港俱乐部表示。(执笔记者:肖世尧、公兵;参与记者:朱翃、王浩明、许东远、杨恺)
    2020-12-11 09:52:30中超
  • 0比2不敌蔚山现代 国安结束亚冠之旅
    0比2不敌蔚山现代 国安结束亚冠之旅昨晚,北京中赫国安在亚冠东亚区半决赛争夺中0比2不敌韩国蔚山现代队,遗憾地无缘最终的东亚区决赛,这样中国球队今年的亚冠之旅全部结束。此役国安获得的机会不少,可惜的是均未能转化为进球。蔚山现代的传控打法是他们立足于韩国足坛的关键所在,而曾经在中超延边富德队效力的尹比加兰是球队的攻防核心人物。比赛开始后,虽然国安一度占据着场面上的优势,但是金玟哉在第15分钟的一次禁区内手球,被主裁判哈桑处以“极刑”,韩国球队获得了点球。蔚山现代队主力前锋儒尼奥尔一蹴而就,1比0。值得一提的是,本场比赛也是亚冠本赛季第一次采用VAR系统,国安不幸成了“背景板”。丢球后的国安开始进一步压迫对手,但本就在技术上有一定特色的蔚山队反倒不紧不慢地控制比赛的节奏,很快比埃拉和奥古斯托就撕破了对手的防线,可惜奥古斯托的力量和角度都不够出色,皮球被对手门将轻松压在身下。比赛第30分钟,奥古斯托再次觅得良机,他的突破闪开一个不错的射门机会,不过国安队长的打门还是高出了横梁不少。短短2分钟之后,比埃拉几乎在同一位置也完成一次高质量的打门,可惜被蔚山门将赵秀赫托出球门范围。就在国安压着对手打的同时,蔚山现代利用国安一次后场的解围球失误形成机会,儒尼奥尔在大禁区前无人防守的情况下起脚远射,皮球应声入网,2比0。易边再战之后,国安的攻势更加猛烈,第51分钟,国安两名外援和阿兰之间形成配合,不过阿兰的打门被对手门将用脚挡出。第63分钟,国安连换2人,张玉宁和李可登场,他们分别替换下池忠国和费尔南多,而就在换人刚刚完成之后,比埃拉就制造了威胁,打门正中立柱,对手逃过一劫。之后的比赛,国安依然是掌控着场上的主动权,张玉宁和比埃拉还曾完成过在对手禁区内连续3次打门,不过每一次都被对手后卫封出。最后20分钟的比赛,国安派上了于大宝孤注一掷,可惜仍然没有获得进球。最终90分钟的比赛结束,0比2的结果让国安结束了本次亚冠之旅,最终无缘东亚区决赛。热帅有了今年经验 明年国安会更好北京中赫国安在亚冠小组赛中0比2不敌蔚山现代,遗憾地未能继续创造队史最佳战绩。赛后发布会上,主帅热内西奥表示,球队踢出了赛前所要求的内容,而且他也相信,有了今年的经验,明年球队重新开启亚冠征程时,会取得更好的成绩。热内西奥在点评比赛时这样说道:“从打法和内容看,我们队员踢出了赛前所要求的东西。失利主要的原因是无论在进攻还是防守端都缺乏效率,我们在控球率和射门次数上都远远超过对手,但临门一脚处理并不好。有时候也缺乏一点运气,例如比埃拉的那脚立柱,如果那球扳回一球可能会不一样;同时我们在后场也出现了失误,让对方抓住机会取得进球。比赛中VAR的介入一定程度上左右了比赛的进程,那么热帅如何看待这项技术在本次亚冠的使用呢?他说:“既然裁判通过VAR判罚了点球,我们会尊重这个判罚。我不愿意把它当成一个借口,也许阿兰的摔倒也值得回看,但比赛已经结束了,没有必要讨论太多关于VAR的问题。”本次亚冠比赛,国安阵中缺少了锋线的绝对主力巴坎布,他因为回国参加非洲杯预选赛而缺席。如果巴坎布在,国安的表现会更进一步吗?对此,热帅给出了否定的答案:“在这种比赛上大家都会想起巴坎布,因为他是中超金靴,如果他在场也许能创造出更多机会。但我不愿意说太多关于这些的话题,因为我们已经发挥得很出色了,提这一点的话,是对我们今天在场上比赛的球员的不尊重。我们对于被淘汰出局感到失望,但我依旧为我们球队感到自豪,之后他们会迎来一个假期,希望队员们能利用这个假期调整自己。”输给蔚山现代之后,国安也就此结束了这一年的所有比赛,谈到这不平凡的2020赛季,热帅表示:“今年每一场比赛、每一个经历对球队来说都是很好的经验。因为这种比赛就是非常需要经验的。我们第一次打到四强这个地步,我相信明年球队会有更多经验、更强的决胜心回到这个赛场,取得一个更好的成绩。”本组文/本报记者 张昆龙
    2020-12-11 09:01:08中超
  • 俱乐部改名引争议 “国安国安,北京国安”或成绝唱
    标题: “国安国安,北京国安”或成绝唱——  中超强制俱乐部改名为何引发争议原定于12月8日在广州召开的三级联赛投资人会议因故推迟,但中国足协将于新赛季力推的两大新政却不会受到干扰——职业联赛“限薪”和职业俱乐部名称“去企业化,启用中性名称”,将于2021年新赛季开始执行,这是2021新赛季新气象的重要标识。相比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严重、迟至7月底开赛的2020赛季,2021赛季联赛的筹备工作从上个月2020赛季结束时便已开始,不出意外明年3月便可照常启动。中国足协力推的“限薪”和“改名”目的其实相同:挤去职业联赛“泡沫”,削弱“资本”对联赛发展的影响,让中国足球回到正常发展轨道。“限薪”是人心所向,推行难度不大,短期利益受损者的“吐槽”亦无碍大局,但球队“改名”涉及相对复杂的“足球文化”,俱乐部和球迷自然希望能有两全之策延续已经生根发芽的“足球传承”。过去一周,多支球队的铁杆球迷组织行动起来,想方设法“保全”已经形成多年且深入人心的“队名儿”——12月6日晚,上海申花蓝魔球迷俱乐部、河南建业红魔球迷俱乐部、北京御林军球迷会、浙江绿色旗帜和津门虎翼5家球迷群体发布联合声明,反对“足协中性名称一刀切”,声明表示“我们以我们的名字为荣”。这份球迷组织联合声明态度坚定:“我们支持中国足协对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中性名称的规范化政策。我们相信中性名称有利于俱乐部品牌文化的传承,更有利于给主队球迷归属感;我们认为不应该采取‘一刀切’的做法,对存在20年以上、甲A甲B时代就传承下来的俱乐部名称可根据球迷意愿允许保留;我们支持中超中甲球队禁止异地转让政策,这样更有利于给主队球迷安全感。”“申花”“建业”“国安”“绿城”“泰达”等“特有名词”确实已经成为各地球迷多年感情归属,“改名儿”事关重大,言辞激烈者大有人在。“绝不接受。”今年42岁的北京人振伟供职于一家证券公司,他上中学时正值职业足球在中国拉开序幕,北京国安亮相甲A联赛,“这就是完完全全投入感情的主队,不可能再有第二个的那种主队。我从1994年跟着我爸和我哥看到现在,已经习惯了出门儿戴着国安的围巾,所以要说改名儿,这队以后没有‘国安’俩字儿了,我绝不接受”。振伟的态度代表了绝大多数北京球迷的意见:“北京国安”4个字儿从职业联赛第一天延续至今,提到“北京国安”,全国民众第一反应就是京城足球队,而非一家商业性质公司,因此没有任何更改的道理。按照中国足协新规,“国安”需要更改的理由是:投资人中国中信占有俱乐部36%股权,中信国安集团有限公司为中信集团子公司。依据“俱乐部名称、队名不能出现投资企业名称”的规定,球迷继续喊出“国安国安、北京国安”的前提条件,是中信集团从俱乐部撤资——从目前来看,这当然是最不现实的解决方案。在中国足坛,出现涉及足球文化层面的大规模观念冲突尚属首次——文化争鸣,也是足球进步的标志之一,尤其对于职业足球进程不到30年、足球文化刚刚萌芽的中国足球更是如此。在欧洲足坛,可以和“北京”形成地理对标的城市当属“伦敦”。同样作为国际化知名大都市,且身为“奥运之城”,伦敦的足球内涵远超北京。这样的现实差距完全由历史决定:英国是现代足球发源地,足球的雏形在中世纪便已出现,1863年英足总宣告成立标志着现代足球诞生,1872年英格兰代表队与苏格兰代表队的比赛,则是有记录的最早国际足球赛事。用已经退役的英格兰球星贝克汉姆的话说,足球DNA存在于每一个英格兰人的血液当中,“从生下来的那一天起,足球就是英格兰人生活的一部分”。伦敦拥有的球队,够上职业资格的早就超过10支——有意思的是,这些球队没有一支以“伦敦”为名——仅征战英超联赛的,就有托特纳姆热刺、切尔西、西汉姆联、水晶宫、阿森纳、富勒姆6支球队之多,在这当中,“托特纳姆”“切尔西”“西汉姆”“富勒姆”都是地(区)名,“水晶宫”是建筑名(这座建筑1936年毁于火灾),“阿森纳”则是“兵工厂”的英文单词。同城球队相互之间的恩怨情仇与球场上的斗智斗勇交织起来,展开极富魅力的足球画卷,也让完全没有在球队队名中体现出来的伦敦,成为毫无争议的足球之城。所以拥有数千万人口的北京,在足球文化层面还是“新生代”:这座历史悠久的庞大城市刚刚开始改建第一座地标性专业足球场,征战中超联赛的京城俱乐部仅北京中赫国安一家,中甲联赛只有属性特殊的北体大和尚未被京城球迷接受、前途不明的北京人和,以及在乙级联赛打拼的北理工(进入升级附加赛的学生军北理工还存在本赛季冲甲希望)。专业球场、职业球队的数量配置,与北京的城市规模相比并不匹配——尽管北京中赫国安的前身北京国安从1992年俱乐部正式成立至今已有将近30年历史,并成为千百万京城球迷心中的信仰,但足球无论场内场外,从来不是“单打独斗”的个人项目。中超范围内第一家启用中性名称的是“大连人”俱乐部,但从大连万达到大连实德,再到大连阿尔滨和大连一方,曾经享誉全国的足球城20多年来已经足够折腾,中性名称的“大连人”恰逢其时,而河南建业这样从1994年至今从未改变过投资主体的、北京国安这样从未改变过球队简称的,以及类似俱乐部,都是中国足球职业赛场为数不多的宝贵财富,因此职业俱乐部中性名称“一刀切”的这一刀究竟怎么切,俱乐部和球迷的意见总该有所体现。本报北京12月7日电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郭剑 来源:中国青年报2020年12月08日 03 版
    2020-12-08 09:19:06中超
  • 中超颁奖典礼今年放弃举办 各奖项是否评选未定
    原标题:中超颁奖典礼今年放弃举办按照往季的惯例,中国足协、中超公司每逢当季职业联赛落幕后,都会安排盛大的中超联赛颁奖大典。不过据记者了解,中国足协目前已确认不会举办2020赛季中超联赛颁奖典礼。经过这样一个特殊的赛季之后,广大中超俱乐部教练员、运动员及俱乐部工作人员难得放假,中国足协作此决定主要也是出于对人性化因素的考虑。赛历显示,足协杯决赛将作为整个2020赛季国内各级职业序列足球赛事的收官战于12月19日在苏州进行。按照以往多个赛季的惯例,中国足协一般都会在全季各项赛事结束之后,举办盛大的颁奖典礼,用以表彰在各级职业联赛、杯赛涌现出的优秀单位(俱乐部、会员协会)、优秀个人(最佳教练员、最佳球员、最佳射手、最佳本土射手、最佳新人、最佳裁判员等)。比如,2019赛季中超颁奖典礼就是在当季足协杯决赛第二回合结束之后,在比赛地上海举行的。众所周知,受疫情影响,本赛季中超联赛直到7月25日才正式开赛,至11月12日冠军产生,整个赛事历时近4个月,打满160场比赛(超甲升降级附加赛不计入)。本赛季中超联赛赛制发生了巨大变化,由此也造成赛程的空前紧凑,给各参赛方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与困难。事实上,在中国足协于7月初确认中超得以开赛前,所有俱乐部都在全力以赴备战。为严格遵守各项防疫规定,同时满足备战之需,各队秉承了艰苦奋斗的精神。从赛前备战及比赛开始,各队长期接受封闭式管理。可以说,所有联赛参与者、赛事管理与服务者都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身体与心理考验,身心俱疲显而易见。同样受疫情影响,各项联赛、杯赛赛程的编排工作遇到了困难。足协杯第二轮赛事直到11月26日才开始,而决赛直到12月19日才举行,这意味着半数中超俱乐部都必须继续坚守杯赛阵地。而“BIG4”主力军目前仍在卡塔尔多哈全力征战亚冠联赛,他们这个赛季更为辛苦。受赛制变化影响,今年中超联赛第二阶段采用了淘汰制的排位赛。由于争冠组的比赛全部安排在苏州进行,因此中国足协不必像往季那样,因夺冠悬念保留到联赛最后阶段,而为冠军奖杯颁发地预判事宜伤脑筋。本赛季中超联赛冠军奖杯最终得以在决赛第二回合比赛结束后,现场颁发给最终的冠军得主江苏苏宁队。足协杯的颁奖活动将在12月19日决赛结束后第一时间在现场颁发给冠军球队。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足协经过慎重考虑,最终放弃了举办2020赛季中超颁奖典礼的计划。据了解,中国足协作出这样的安排,也是从人性化角度出发。毕竟在中超联赛落幕后,各俱乐部大部分球员、教练员,纷纷离开赛区。而很多俱乐部外籍教练、球员也都纷纷返回各自国家休假。如果颁奖典礼继续举办,那么作为获奖主角的教练员、球员或其他人员代表就有可能大量缺席,这对颁奖活动的举办亦可能产生不利影响。但颁奖仪式取消,各项评奖会否进行,有关方面还没有给出明确答案。
    2020-12-01 11:14:54中超
  • 中超限薪新规 本土球员顶薪500万
    11月25日上午,中国足协在苏州举行中超联赛工作会议。会上,中国足协向各中超俱乐部代表公布中超俱乐部中、外球员“加码限薪”的具体细则。其中,本土球员顶薪为税前500万元人民币、外籍球员顶薪为税前300万欧元。为确保限薪工作切实有效,中国足协推出了细致而严格的监管措施,同时配以力度空前的违规惩戒措施。薪酬标准本土球员顶薪为税前500万元 外籍球员最高为税前300万欧元方案显示,中超每家俱乐部2021赛季的总支出额度最高不得超过6亿元。新赛季中超俱乐部本土球员的顶薪标准由此前的1000万元(国脚1200万元)减半至税前500万元,各中超俱乐部单季本土球员薪酬总额不得超过7500万元,本土球员平均年薪不得超过税前300万元;中超外籍球员顶薪为税前300万欧元,各中超俱乐部单季外援薪酬总额不得超过1000万欧元,外援单季平均年薪不得超过200万欧元。方案还明确,U21本土球员的年薪原则上不超过税前30万元人民币。不过一旦此类球员单季职业联赛外加足协杯总出场时间达到900分钟以上,那么其薪酬可以突破这一额度的限制。监管惩戒支出总额超标将扣联赛积分 违规发放薪酬将停赛24个月相比于限薪方案,最令与会代表震撼的还是配以推出的“监管与惩戒”细则。在各方看来,比起方案推出,限薪能否执行到位才是关键。对此,中国足协除将通过一家或两家知名会计师事务所落实对限薪政策落地监管外,还推出了一套空前细致而严格的违规惩戒规定。根据规定,中超如有俱乐部单季支出总额超标的,超额比率在20%以内的,将被扣除6个联赛积分,超额比率在20%至40%之间的被扣除12分,再有进一步超标俱乐部,最多将面临扣除24分的重罚。对于俱乐部单季球员薪酬支出超标,规定也有对应的处罚标准。具体来说就是,某俱乐部如单季外援薪酬支出总额超过1000万欧元的上限,那么将被扣除9个联赛积分;本土球员支出如突破7500万元的限额,那么同样将被扣除9分;如果中、外球员薪酬支出总额均超标,那么该俱乐部面临扣除18分的重罚。此外,如果有俱乐部违规发放薪酬,一旦被查实,该俱乐部将被取消成绩,被处以降级的终极处罚。球员如果没有按规定申报收入(收益),一经查实,将面临24个月的停赛处罚。俱乐部不得通过关联公司向球员或直系家属发放现金等报酬。对此有业内人士分析称,“从罚则内容来看,中国足协在方案推出前,已经做了大量调研工作,同时通过专业人士,在规则修订上堵住了各种漏洞。”收入范围包括工资、有价证券、房产 统一为税前薪酬不包括奖金需要强调的是,中国足协在方案中提及“球员收入”包括工资、有价证券、房产等。不包括奖金。球员收入统一为税前薪酬;球员如果和第三方签订商务合同,需得到中国足协或授权机构认定,否则其收入将计入薪酬。需要说明的是,若中超球员现合同涉及的薪酬额度超标,须通过补充协议方式进一步约定,新合同和补充协议同时报中国足协备案,超出的薪酬额度不计入俱乐部总支出限额。也就是说,限薪新规针对的是球员新签的合同。相关新闻中超扩军最早2022赛季实现在昨日的中超联赛工作会议上,作为“关于职业联赛发展重大事项”中的一项,“联赛扩军”亦是各级职业联赛俱乐部关注的焦点内容。据悉,受各类现实条件制约,中超、中甲、中乙联赛的扩军不可能在明年内实现,其中中超联赛的扩军最早要到2022赛季。在上周四苏州进行的中国足协职业联赛内部专题会议上,联赛扩军一事也被提起。按照当时讨论的情况,有与会代表对扩军时间表提出了具体意见。比如,有代表提出增加下赛季中甲联赛的冲超名额,从而在2022赛季实现中超联赛规模由现在16队增至18队。至于未来中甲、中乙扩军后的规模目标,分别为20队、32队。但结合当下国内职业足球现状,中乙联赛扩军的步子须先于中甲扩军。至于具体时间表,很可能为2023赛季。中国足协与各级俱乐部频繁沟通“联赛扩军”事宜,是因为这项内容并不孤立存在。事实上,近期中国足协正在推进的职业俱乐部球员“加码限薪”工作与“联赛扩军”亦有联系。国内职业球员身价、薪酬标准普遍被抬向虚高水平线上,很大程度上是受制于优质球员的过度稀缺,那么联赛扩军的意义不止于扩大联赛规模,实际也可以扩大职业球员的就业选择面。作为联赛塔基的中乙等低级别联赛阵营扩大后,在为更多年轻球员创造就业良机的同时,亦会优化联赛人才的竞争机制。优胜劣汰亦会让更多有潜质的年轻人涌现出来,或被更高级别球队慧眼识中,或充实到本俱乐部一线主力阵营,为球队更上一层楼助力。俱乐部名称去企业化明年落实在工作会议上,俱乐部(球队)名称去企业化一事再次被提及。据了解,这项工作按要求必须在2021年内落实,中国足协将出台类似“俱乐部名称规范”内容细则,违规俱乐部将面类诸如取消注册资格的处罚。关于国内职业足球俱乐部名称去企业化的问题,2018年11月下旬,中国足协曾向下发了一份《中国足球协会职业俱乐部名称规范》。意见稿还强调,出于兼顾国情及职业联赛发展现状的考虑,若俱乐部名称或简称原为非中性的,但被本俱乐部长期、连续使用,使其名称在足球行业内具有较高知名度,形成俱乐部品牌或在球迷群体中具有普遍影响力的,可在规定时限内经俱乐部向中国足协申请并批准,可将该名称认定为中性名称。但申请此类名称认定的俱乐部应为2004年中超联赛前已经参加甲A或甲B联赛的俱乐部,并连续参赛至今。同时,俱乐部未发生所属地方会员协会的变更。本组文/本报记者 肖赧 统筹/汪浩舟
    2020-11-26 08:56:11中超
  • 中超亚冠参赛队伍滞留多哈存风险 多方积极协调回国事宜
    新华社北京12月10日电 题:中超亚冠参赛队伍滞留多哈存风险 多方积极协调回国事宜新华社记者在卡塔尔多哈举行的2020年亚冠联赛中,中超俱乐部上海申花、广州恒大、上海上港分别于12月3日、4日和7日被淘汰出局。受多重因素影响,3家俱乐部目前仍滞留多哈难以回国。有多名球员通过社交媒体表达忧虑,引发网络关注。而在10日刚刚结束的亚冠四分之一决赛中,北京国安0:2输给蔚山现代,也将面临回国的问题。新华社记者对中国足协和各俱乐部进行了采访。据介绍,各俱乐部的回国航线申请仍在等待审批,但继续滞留会带来支出增长、防疫压力变大、影响国家队备战等多重问题。目前,中国足协和各俱乐部正在与相关部门积极协调,已取得一定进展,争取早日解决问题。回国航线申请仍在等待审批据记者从中国足协了解,各俱乐部已陆续按照现行防疫政策规定开启回国航线申请工作,目前仍在履行审批程序。中国足协表示,足协专程派出前方工作组,一直与中超参赛俱乐部、亚足联、当地组委会、当地防疫部门、航空公司以及国内相关部门保持密切沟通,做出了诸多努力。“与出国航线申请不同,各俱乐部结束比赛的日期受比赛进程影响,因此回国日期无法提前确定。俱乐部只有在比赛全部结束时才能提出申请,而申请的审批需要一定的流程和时间。”中国足协相关负责人说。相关俱乐部工作人员表示,俱乐部服从国家防疫政策大局,愿意全力配合相关部门的工作。俱乐部和中国足协前方工作组都为协调此事付出巨大努力,不过目前尚未收到最终回复。滞留带来多重风险据介绍,亚冠球队出局之后,亚足联就不再承担后续产生的食宿费用,各俱乐部需自行支付酒店费用,平均下来每天会产生超过10万元人民币的费用。据统计,3家俱乐部滞留所产生的总费用已超过100万元。随着国安在10日晚的亚冠联赛中被淘汰,4支中超球队全部出局,下榻的酒店将在48小时内解除防疫措施,酒店将恢复对外营业。各俱乐部负责人均担心,4支球队近200人的团队将因此面临巨大的防疫风险,届时回国难度将增大。对于没有比赛的队伍,亚足联不再提供训练场所,球员只能在酒店房间消磨时光。恒大多名球员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急切想要回国的愿望。据球队相关人士介绍,目前球队共有59人滞留多哈,这一年反复隔离比赛,球员和教练厌战情绪严重,心理状态不佳。有工作人员表示,参加亚冠的各俱乐部均有多名国脚。为备战明年3月的世界杯预选赛,国家队很可能将在1月、2月进行集训。如果国脚们继续滞留,再加上回国后的14天隔离,可能会对国家队备战造成一定影响。据介绍,申花队外援金信煜、莫雷诺以及其他俱乐部的部分外籍球员、工作人员因家属在国内,需要同大部队一起返回中国,也都希望尽快与家人团聚。多方正在积极协调中国足协相关负责人表示,足协一直在追踪各俱乐部的航线申请审批程序,同时积极和相关部门协调加快相关流程。“在多方努力下,目前航线批复工作已取得了很大进展,中国足协会尽力推动各俱乐部早日回国。”该负责人表示。另据中国足协前方工作组介绍,工作组会保证俱乐部在滞留期间的后勤,同时继续做好各项防疫工作。工作组每天都会和俱乐部保持沟通,解释进展情况,安抚俱乐部情绪。恒大方面表示,俱乐部理解球员们的心情,最担心的还是没办法尽快回国,俱乐部也在和各方保持沟通。申花工作人员说,俱乐部与足协前方工作组沟通顺畅。俱乐部已经按要求做好了随时回国的防疫准备。此外,俱乐部管理层一直在努力安抚球员情绪,积极减压,调节球队氛围,并有针对性地找球员谈话。在国内的工作人员会尽可能地安排好外援家属的生活,解决其后顾之忧。“感谢中国足协工作组相关人员付出的努力。虽说我们都回家心切,但我们也理解此事在沟通过程中会遇到的一些困难,我们目前要做的是全力配合协会工作组,耐心等待国内相关部门对此事的批复。希望通过大家共同的努力,能够一起将此事尽快、妥善地解决好。”上港俱乐部表示。(执笔记者:肖世尧、公兵;参与记者:朱翃、王浩明、许东远、杨恺)
    2020-12-11 09:52:30中超
  • 0比2不敌蔚山现代 国安结束亚冠之旅
    0比2不敌蔚山现代 国安结束亚冠之旅昨晚,北京中赫国安在亚冠东亚区半决赛争夺中0比2不敌韩国蔚山现代队,遗憾地无缘最终的东亚区决赛,这样中国球队今年的亚冠之旅全部结束。此役国安获得的机会不少,可惜的是均未能转化为进球。蔚山现代的传控打法是他们立足于韩国足坛的关键所在,而曾经在中超延边富德队效力的尹比加兰是球队的攻防核心人物。比赛开始后,虽然国安一度占据着场面上的优势,但是金玟哉在第15分钟的一次禁区内手球,被主裁判哈桑处以“极刑”,韩国球队获得了点球。蔚山现代队主力前锋儒尼奥尔一蹴而就,1比0。值得一提的是,本场比赛也是亚冠本赛季第一次采用VAR系统,国安不幸成了“背景板”。丢球后的国安开始进一步压迫对手,但本就在技术上有一定特色的蔚山队反倒不紧不慢地控制比赛的节奏,很快比埃拉和奥古斯托就撕破了对手的防线,可惜奥古斯托的力量和角度都不够出色,皮球被对手门将轻松压在身下。比赛第30分钟,奥古斯托再次觅得良机,他的突破闪开一个不错的射门机会,不过国安队长的打门还是高出了横梁不少。短短2分钟之后,比埃拉几乎在同一位置也完成一次高质量的打门,可惜被蔚山门将赵秀赫托出球门范围。就在国安压着对手打的同时,蔚山现代利用国安一次后场的解围球失误形成机会,儒尼奥尔在大禁区前无人防守的情况下起脚远射,皮球应声入网,2比0。易边再战之后,国安的攻势更加猛烈,第51分钟,国安两名外援和阿兰之间形成配合,不过阿兰的打门被对手门将用脚挡出。第63分钟,国安连换2人,张玉宁和李可登场,他们分别替换下池忠国和费尔南多,而就在换人刚刚完成之后,比埃拉就制造了威胁,打门正中立柱,对手逃过一劫。之后的比赛,国安依然是掌控着场上的主动权,张玉宁和比埃拉还曾完成过在对手禁区内连续3次打门,不过每一次都被对手后卫封出。最后20分钟的比赛,国安派上了于大宝孤注一掷,可惜仍然没有获得进球。最终90分钟的比赛结束,0比2的结果让国安结束了本次亚冠之旅,最终无缘东亚区决赛。热帅有了今年经验 明年国安会更好北京中赫国安在亚冠小组赛中0比2不敌蔚山现代,遗憾地未能继续创造队史最佳战绩。赛后发布会上,主帅热内西奥表示,球队踢出了赛前所要求的内容,而且他也相信,有了今年的经验,明年球队重新开启亚冠征程时,会取得更好的成绩。热内西奥在点评比赛时这样说道:“从打法和内容看,我们队员踢出了赛前所要求的东西。失利主要的原因是无论在进攻还是防守端都缺乏效率,我们在控球率和射门次数上都远远超过对手,但临门一脚处理并不好。有时候也缺乏一点运气,例如比埃拉的那脚立柱,如果那球扳回一球可能会不一样;同时我们在后场也出现了失误,让对方抓住机会取得进球。比赛中VAR的介入一定程度上左右了比赛的进程,那么热帅如何看待这项技术在本次亚冠的使用呢?他说:“既然裁判通过VAR判罚了点球,我们会尊重这个判罚。我不愿意把它当成一个借口,也许阿兰的摔倒也值得回看,但比赛已经结束了,没有必要讨论太多关于VAR的问题。”本次亚冠比赛,国安阵中缺少了锋线的绝对主力巴坎布,他因为回国参加非洲杯预选赛而缺席。如果巴坎布在,国安的表现会更进一步吗?对此,热帅给出了否定的答案:“在这种比赛上大家都会想起巴坎布,因为他是中超金靴,如果他在场也许能创造出更多机会。但我不愿意说太多关于这些的话题,因为我们已经发挥得很出色了,提这一点的话,是对我们今天在场上比赛的球员的不尊重。我们对于被淘汰出局感到失望,但我依旧为我们球队感到自豪,之后他们会迎来一个假期,希望队员们能利用这个假期调整自己。”输给蔚山现代之后,国安也就此结束了这一年的所有比赛,谈到这不平凡的2020赛季,热帅表示:“今年每一场比赛、每一个经历对球队来说都是很好的经验。因为这种比赛就是非常需要经验的。我们第一次打到四强这个地步,我相信明年球队会有更多经验、更强的决胜心回到这个赛场,取得一个更好的成绩。”本组文/本报记者 张昆龙
    2020-12-11 09:01:08中超
  • 俱乐部改名引争议 “国安国安,北京国安”或成绝唱
    标题: “国安国安,北京国安”或成绝唱——  中超强制俱乐部改名为何引发争议原定于12月8日在广州召开的三级联赛投资人会议因故推迟,但中国足协将于新赛季力推的两大新政却不会受到干扰——职业联赛“限薪”和职业俱乐部名称“去企业化,启用中性名称”,将于2021年新赛季开始执行,这是2021新赛季新气象的重要标识。相比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严重、迟至7月底开赛的2020赛季,2021赛季联赛的筹备工作从上个月2020赛季结束时便已开始,不出意外明年3月便可照常启动。中国足协力推的“限薪”和“改名”目的其实相同:挤去职业联赛“泡沫”,削弱“资本”对联赛发展的影响,让中国足球回到正常发展轨道。“限薪”是人心所向,推行难度不大,短期利益受损者的“吐槽”亦无碍大局,但球队“改名”涉及相对复杂的“足球文化”,俱乐部和球迷自然希望能有两全之策延续已经生根发芽的“足球传承”。过去一周,多支球队的铁杆球迷组织行动起来,想方设法“保全”已经形成多年且深入人心的“队名儿”——12月6日晚,上海申花蓝魔球迷俱乐部、河南建业红魔球迷俱乐部、北京御林军球迷会、浙江绿色旗帜和津门虎翼5家球迷群体发布联合声明,反对“足协中性名称一刀切”,声明表示“我们以我们的名字为荣”。这份球迷组织联合声明态度坚定:“我们支持中国足协对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中性名称的规范化政策。我们相信中性名称有利于俱乐部品牌文化的传承,更有利于给主队球迷归属感;我们认为不应该采取‘一刀切’的做法,对存在20年以上、甲A甲B时代就传承下来的俱乐部名称可根据球迷意愿允许保留;我们支持中超中甲球队禁止异地转让政策,这样更有利于给主队球迷安全感。”“申花”“建业”“国安”“绿城”“泰达”等“特有名词”确实已经成为各地球迷多年感情归属,“改名儿”事关重大,言辞激烈者大有人在。“绝不接受。”今年42岁的北京人振伟供职于一家证券公司,他上中学时正值职业足球在中国拉开序幕,北京国安亮相甲A联赛,“这就是完完全全投入感情的主队,不可能再有第二个的那种主队。我从1994年跟着我爸和我哥看到现在,已经习惯了出门儿戴着国安的围巾,所以要说改名儿,这队以后没有‘国安’俩字儿了,我绝不接受”。振伟的态度代表了绝大多数北京球迷的意见:“北京国安”4个字儿从职业联赛第一天延续至今,提到“北京国安”,全国民众第一反应就是京城足球队,而非一家商业性质公司,因此没有任何更改的道理。按照中国足协新规,“国安”需要更改的理由是:投资人中国中信占有俱乐部36%股权,中信国安集团有限公司为中信集团子公司。依据“俱乐部名称、队名不能出现投资企业名称”的规定,球迷继续喊出“国安国安、北京国安”的前提条件,是中信集团从俱乐部撤资——从目前来看,这当然是最不现实的解决方案。在中国足坛,出现涉及足球文化层面的大规模观念冲突尚属首次——文化争鸣,也是足球进步的标志之一,尤其对于职业足球进程不到30年、足球文化刚刚萌芽的中国足球更是如此。在欧洲足坛,可以和“北京”形成地理对标的城市当属“伦敦”。同样作为国际化知名大都市,且身为“奥运之城”,伦敦的足球内涵远超北京。这样的现实差距完全由历史决定:英国是现代足球发源地,足球的雏形在中世纪便已出现,1863年英足总宣告成立标志着现代足球诞生,1872年英格兰代表队与苏格兰代表队的比赛,则是有记录的最早国际足球赛事。用已经退役的英格兰球星贝克汉姆的话说,足球DNA存在于每一个英格兰人的血液当中,“从生下来的那一天起,足球就是英格兰人生活的一部分”。伦敦拥有的球队,够上职业资格的早就超过10支——有意思的是,这些球队没有一支以“伦敦”为名——仅征战英超联赛的,就有托特纳姆热刺、切尔西、西汉姆联、水晶宫、阿森纳、富勒姆6支球队之多,在这当中,“托特纳姆”“切尔西”“西汉姆”“富勒姆”都是地(区)名,“水晶宫”是建筑名(这座建筑1936年毁于火灾),“阿森纳”则是“兵工厂”的英文单词。同城球队相互之间的恩怨情仇与球场上的斗智斗勇交织起来,展开极富魅力的足球画卷,也让完全没有在球队队名中体现出来的伦敦,成为毫无争议的足球之城。所以拥有数千万人口的北京,在足球文化层面还是“新生代”:这座历史悠久的庞大城市刚刚开始改建第一座地标性专业足球场,征战中超联赛的京城俱乐部仅北京中赫国安一家,中甲联赛只有属性特殊的北体大和尚未被京城球迷接受、前途不明的北京人和,以及在乙级联赛打拼的北理工(进入升级附加赛的学生军北理工还存在本赛季冲甲希望)。专业球场、职业球队的数量配置,与北京的城市规模相比并不匹配——尽管北京中赫国安的前身北京国安从1992年俱乐部正式成立至今已有将近30年历史,并成为千百万京城球迷心中的信仰,但足球无论场内场外,从来不是“单打独斗”的个人项目。中超范围内第一家启用中性名称的是“大连人”俱乐部,但从大连万达到大连实德,再到大连阿尔滨和大连一方,曾经享誉全国的足球城20多年来已经足够折腾,中性名称的“大连人”恰逢其时,而河南建业这样从1994年至今从未改变过投资主体的、北京国安这样从未改变过球队简称的,以及类似俱乐部,都是中国足球职业赛场为数不多的宝贵财富,因此职业俱乐部中性名称“一刀切”的这一刀究竟怎么切,俱乐部和球迷的意见总该有所体现。本报北京12月7日电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郭剑 来源:中国青年报2020年12月08日 03 版
    2020-12-08 09:19:06中超
  • 中超颁奖典礼今年放弃举办 各奖项是否评选未定
    原标题:中超颁奖典礼今年放弃举办按照往季的惯例,中国足协、中超公司每逢当季职业联赛落幕后,都会安排盛大的中超联赛颁奖大典。不过据记者了解,中国足协目前已确认不会举办2020赛季中超联赛颁奖典礼。经过这样一个特殊的赛季之后,广大中超俱乐部教练员、运动员及俱乐部工作人员难得放假,中国足协作此决定主要也是出于对人性化因素的考虑。赛历显示,足协杯决赛将作为整个2020赛季国内各级职业序列足球赛事的收官战于12月19日在苏州进行。按照以往多个赛季的惯例,中国足协一般都会在全季各项赛事结束之后,举办盛大的颁奖典礼,用以表彰在各级职业联赛、杯赛涌现出的优秀单位(俱乐部、会员协会)、优秀个人(最佳教练员、最佳球员、最佳射手、最佳本土射手、最佳新人、最佳裁判员等)。比如,2019赛季中超颁奖典礼就是在当季足协杯决赛第二回合结束之后,在比赛地上海举行的。众所周知,受疫情影响,本赛季中超联赛直到7月25日才正式开赛,至11月12日冠军产生,整个赛事历时近4个月,打满160场比赛(超甲升降级附加赛不计入)。本赛季中超联赛赛制发生了巨大变化,由此也造成赛程的空前紧凑,给各参赛方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与困难。事实上,在中国足协于7月初确认中超得以开赛前,所有俱乐部都在全力以赴备战。为严格遵守各项防疫规定,同时满足备战之需,各队秉承了艰苦奋斗的精神。从赛前备战及比赛开始,各队长期接受封闭式管理。可以说,所有联赛参与者、赛事管理与服务者都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身体与心理考验,身心俱疲显而易见。同样受疫情影响,各项联赛、杯赛赛程的编排工作遇到了困难。足协杯第二轮赛事直到11月26日才开始,而决赛直到12月19日才举行,这意味着半数中超俱乐部都必须继续坚守杯赛阵地。而“BIG4”主力军目前仍在卡塔尔多哈全力征战亚冠联赛,他们这个赛季更为辛苦。受赛制变化影响,今年中超联赛第二阶段采用了淘汰制的排位赛。由于争冠组的比赛全部安排在苏州进行,因此中国足协不必像往季那样,因夺冠悬念保留到联赛最后阶段,而为冠军奖杯颁发地预判事宜伤脑筋。本赛季中超联赛冠军奖杯最终得以在决赛第二回合比赛结束后,现场颁发给最终的冠军得主江苏苏宁队。足协杯的颁奖活动将在12月19日决赛结束后第一时间在现场颁发给冠军球队。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足协经过慎重考虑,最终放弃了举办2020赛季中超颁奖典礼的计划。据了解,中国足协作出这样的安排,也是从人性化角度出发。毕竟在中超联赛落幕后,各俱乐部大部分球员、教练员,纷纷离开赛区。而很多俱乐部外籍教练、球员也都纷纷返回各自国家休假。如果颁奖典礼继续举办,那么作为获奖主角的教练员、球员或其他人员代表就有可能大量缺席,这对颁奖活动的举办亦可能产生不利影响。但颁奖仪式取消,各项评奖会否进行,有关方面还没有给出明确答案。
    2020-12-01 11:14:54中超
  • 中超限薪新规 本土球员顶薪500万
    11月25日上午,中国足协在苏州举行中超联赛工作会议。会上,中国足协向各中超俱乐部代表公布中超俱乐部中、外球员“加码限薪”的具体细则。其中,本土球员顶薪为税前500万元人民币、外籍球员顶薪为税前300万欧元。为确保限薪工作切实有效,中国足协推出了细致而严格的监管措施,同时配以力度空前的违规惩戒措施。薪酬标准本土球员顶薪为税前500万元 外籍球员最高为税前300万欧元方案显示,中超每家俱乐部2021赛季的总支出额度最高不得超过6亿元。新赛季中超俱乐部本土球员的顶薪标准由此前的1000万元(国脚1200万元)减半至税前500万元,各中超俱乐部单季本土球员薪酬总额不得超过7500万元,本土球员平均年薪不得超过税前300万元;中超外籍球员顶薪为税前300万欧元,各中超俱乐部单季外援薪酬总额不得超过1000万欧元,外援单季平均年薪不得超过200万欧元。方案还明确,U21本土球员的年薪原则上不超过税前30万元人民币。不过一旦此类球员单季职业联赛外加足协杯总出场时间达到900分钟以上,那么其薪酬可以突破这一额度的限制。监管惩戒支出总额超标将扣联赛积分 违规发放薪酬将停赛24个月相比于限薪方案,最令与会代表震撼的还是配以推出的“监管与惩戒”细则。在各方看来,比起方案推出,限薪能否执行到位才是关键。对此,中国足协除将通过一家或两家知名会计师事务所落实对限薪政策落地监管外,还推出了一套空前细致而严格的违规惩戒规定。根据规定,中超如有俱乐部单季支出总额超标的,超额比率在20%以内的,将被扣除6个联赛积分,超额比率在20%至40%之间的被扣除12分,再有进一步超标俱乐部,最多将面临扣除24分的重罚。对于俱乐部单季球员薪酬支出超标,规定也有对应的处罚标准。具体来说就是,某俱乐部如单季外援薪酬支出总额超过1000万欧元的上限,那么将被扣除9个联赛积分;本土球员支出如突破7500万元的限额,那么同样将被扣除9分;如果中、外球员薪酬支出总额均超标,那么该俱乐部面临扣除18分的重罚。此外,如果有俱乐部违规发放薪酬,一旦被查实,该俱乐部将被取消成绩,被处以降级的终极处罚。球员如果没有按规定申报收入(收益),一经查实,将面临24个月的停赛处罚。俱乐部不得通过关联公司向球员或直系家属发放现金等报酬。对此有业内人士分析称,“从罚则内容来看,中国足协在方案推出前,已经做了大量调研工作,同时通过专业人士,在规则修订上堵住了各种漏洞。”收入范围包括工资、有价证券、房产 统一为税前薪酬不包括奖金需要强调的是,中国足协在方案中提及“球员收入”包括工资、有价证券、房产等。不包括奖金。球员收入统一为税前薪酬;球员如果和第三方签订商务合同,需得到中国足协或授权机构认定,否则其收入将计入薪酬。需要说明的是,若中超球员现合同涉及的薪酬额度超标,须通过补充协议方式进一步约定,新合同和补充协议同时报中国足协备案,超出的薪酬额度不计入俱乐部总支出限额。也就是说,限薪新规针对的是球员新签的合同。相关新闻中超扩军最早2022赛季实现在昨日的中超联赛工作会议上,作为“关于职业联赛发展重大事项”中的一项,“联赛扩军”亦是各级职业联赛俱乐部关注的焦点内容。据悉,受各类现实条件制约,中超、中甲、中乙联赛的扩军不可能在明年内实现,其中中超联赛的扩军最早要到2022赛季。在上周四苏州进行的中国足协职业联赛内部专题会议上,联赛扩军一事也被提起。按照当时讨论的情况,有与会代表对扩军时间表提出了具体意见。比如,有代表提出增加下赛季中甲联赛的冲超名额,从而在2022赛季实现中超联赛规模由现在16队增至18队。至于未来中甲、中乙扩军后的规模目标,分别为20队、32队。但结合当下国内职业足球现状,中乙联赛扩军的步子须先于中甲扩军。至于具体时间表,很可能为2023赛季。中国足协与各级俱乐部频繁沟通“联赛扩军”事宜,是因为这项内容并不孤立存在。事实上,近期中国足协正在推进的职业俱乐部球员“加码限薪”工作与“联赛扩军”亦有联系。国内职业球员身价、薪酬标准普遍被抬向虚高水平线上,很大程度上是受制于优质球员的过度稀缺,那么联赛扩军的意义不止于扩大联赛规模,实际也可以扩大职业球员的就业选择面。作为联赛塔基的中乙等低级别联赛阵营扩大后,在为更多年轻球员创造就业良机的同时,亦会优化联赛人才的竞争机制。优胜劣汰亦会让更多有潜质的年轻人涌现出来,或被更高级别球队慧眼识中,或充实到本俱乐部一线主力阵营,为球队更上一层楼助力。俱乐部名称去企业化明年落实在工作会议上,俱乐部(球队)名称去企业化一事再次被提及。据了解,这项工作按要求必须在2021年内落实,中国足协将出台类似“俱乐部名称规范”内容细则,违规俱乐部将面类诸如取消注册资格的处罚。关于国内职业足球俱乐部名称去企业化的问题,2018年11月下旬,中国足协曾向下发了一份《中国足球协会职业俱乐部名称规范》。意见稿还强调,出于兼顾国情及职业联赛发展现状的考虑,若俱乐部名称或简称原为非中性的,但被本俱乐部长期、连续使用,使其名称在足球行业内具有较高知名度,形成俱乐部品牌或在球迷群体中具有普遍影响力的,可在规定时限内经俱乐部向中国足协申请并批准,可将该名称认定为中性名称。但申请此类名称认定的俱乐部应为2004年中超联赛前已经参加甲A或甲B联赛的俱乐部,并连续参赛至今。同时,俱乐部未发生所属地方会员协会的变更。本组文/本报记者 肖赧 统筹/汪浩舟
    2020-11-26 08:56:11中超
中超

中国足球协会超级联赛,简称“中超”。由中国足球协会组织,中超联赛股份公司运营。是中国大陆地区最高级别的职业足球联赛(中国港澳台有各自的足球协会联赛)。

体育外围投注预测